山枝

最近去守护艾欧泽亚了,更新不定……

【了游】病毒感染(中)

《病毒感染》中

了游,(看不出)已交往

私设有,恋爱脑,很不科学,很没逻辑

有懵逼的了哥和后天性转作妹出没,OOC注意

 

为什么我废话呢么多……

  @白水鉴欣 给欣哥哥的生贺我能拖一个月……


-

 

或许是并非预定之内的回归,又或者是与离开之时相比多了一层与众不同的关系,对于和藤木游作重逢这件事,鸿上了见总做不到泰然自若地面对。

 

在决定暂时回到Den City的那刻起,他的大脑就一直处于一种高速运转的状态。除了必要的睡眠,鸿上了见基本都会选择与电脑共度一天。

 

将整理好一部分的父亲遗留的研究成果收尾,解析草薙翔一发来的部分病毒程序,尝试制作病毒的破解程序……鸿上了见把自己的思维投进一个忙碌的世界里,为的就是减少自己想起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。

 

粼粼闪烁的星尘大道与夜幕连成一片,犹如从天而降的银河。藤木游作就站在离他极近的地方,是一个稍微低头便能交换呼吸的距离。四周的一切被夜与月染上朦胧的色,唯独那双近在咫尺的眼,正如身后落入星子的海面,安静地泛着清浅明亮的光。

 

人总在做某事前以为自己已做好万全准备,鸿上了见也不例外。所以当他三天后乘着快艇回到Den City,看到在自家港口停着的那辆熟悉的热狗车,还有站在一旁等候的藤木游作时,上一秒还镇静自如的前汉诺首领,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。

 

“你在玩什么把戏?”

 

鸿上了见蹙起眉,把自己前些天才在Link Vrains里说过的话再说了一遍,看向藤木游作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可疑的虚拟投像。

 

“好久不见,Revolver。”

 

几个月未见的藤木游作依然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,就算成为了恋人这种一听便觉得可笑的关系,他对鸿上了见的态度也并未展现出进一步的热度。

 

不过鸿上了见还是注意到了,在看到他的那瞬,藤木游作一直紧绷的身体像完成了某种使命般放松了下来,随着他的走近又不由得稍微地挺直了背——这是藤木游作紧张时无意识的小动作,是他之前逗留Den City期间无意的发现。

 

这些小细节聚拢一起,指明了眼前的毫无疑问就是藤木游作本人,一切正常得与三天前Link Vrains里的Playmaker一模一样。前提是,如果能忽视掉藤木游作莫名其妙变长的头发、缩了水的身高,还有柔软不少的轮廓的话。

 

以及最重要的一点——

 

“……你穿的是什么?”鸿上了见看了好久,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

藤木游作穿着一身估摸是学校统一发放的、最普通的运动服,以老套常见的赭色和白色为主,尺寸还不甚合身,松松垮垮的,把属于藤木游作的那股锋利磨去不少。

 

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顶端,双手被过长的袖子盖住,只露出一小截指尖,长裤的裤脚也被往上挽了好几圈,才勉强不至于垂地。

 

但最让人无言的,还是藤木游作在长裤外理所当然一样套着的制服短裙。

 

察觉到鸿上了见的视线聚焦在自己的下半身,藤木游作便也跟着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裙子,然后又看向面前在等待一个合理解释的人。认真过头的目光让了见有种下一秒就要决斗的错觉。

 

“这是草薙哥给的,说适合现在的我穿。”藤木游作开口,对这样的着装完全没有哪里不对的自觉。

 

待在热狗车里的草薙翔一听到了,探出半个身反驳:“但没有让你把裤子也一起穿上吧!”

 

“这样行动比较方便。”

 

海上来的风吹起游作的长发遮挡了视线,他拨了好几次,那些头发依旧不依不饶地往脸上糊。

 

鸿上了见看不过眼走近去,帮游作把那些顽固的头发挽到耳后压好,直到海风过了才收回手。

 

几缕柔顺的发丝滑过指间,让了见想起了几个月前不经意碰到的游作的头发,柔软得与本人的性格正好相反。同时亦告诉了鸿上了见,这并非恶作剧用的假发。

 

确实,藤木游作也不像是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普通少年,他做过最具恶作剧性质的一件事,就只有把了见花了点心思设置的密码锁破解掉,悄悄地把他家里的机器哔,带到那栋可以看得见海的别墅里。

 

只不过这件事太过离奇古怪,饶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鸿上了见,此时也难免震惊讶异。

 

他再一次仔细把藤木游作全身上下打量一遍,再三确认了眼前这个略显娇小——鸿上了见并不想用这个词去形容藤木游作,但他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了——的人就是曾让他所有计划毁于一旦的少年……现在应该是少女。

 

“你真的……?”鸿上了见搜刮着他所知的所有词汇,都无法有一个能准确符合地来描述这件怪事,包括他此刻的复杂内心。他没想到这个病毒对拥有Link Sense的藤木游作会有如此之大的影响,简直可以列入超自然范畴。

 

藤木游作倒是对自己现在的模样没什么意见,或许是早过了惊异的时期,现在已经习惯了。

 

看着鸿上了见犹疑的表情,不用猜也知道他想问的东西。于是现在性别为女的藤木游作,选择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却是最直接有力,足够快速解决鸿上了见疑问的回答方式。

 

事情发生就在一瞬之间,快得连草薙翔一也来不及阻止。

 

藤木游作猛地抓住鸿上了见的手腕,不由分说地就往自己看不出什么起伏的胸口上按。

 

周遭的空气一瞬间仿佛静止了,鸿上了见根本反应不过来现下发生的一切,他的耳里听到只有忍不住跳出来的AI聒噪的声音,以及游作特意压低了声音的“闭嘴”。

 

“现在你可以相信了吧。”藤木游作看进鸿上了见似晴朗天穹的眼里,语气平淡得像在问今天吃什么。

 

大概是刚从海上归来不久,鸿上了见的皮肤还带着些许潮湿的凉意,藤木游作不由收紧了握着鸿上了见手腕的手,像要将它沾上自己的温度。

 

回过神的鸿上了见跟碰到烙铁似的从游作手中抽回自己的手,然而掌心残留的柔软如同嵌入脑回路中,直达了心里。他只觉得仅剩的一丝海的清凉也将要蒸发掉,恨不得自己现在是Revolver那足以掩盖一切情感表露的形象。

 

草薙翔一从热狗车冲出来,一把将藤木游作拉到身后护住,死死盯着鸿上了见看的眼活像在看一只居心叵测的大灰狼。随后又回过头,对还一脸不明所以的游作说教道:“你现在可是女孩子!”

 

先出手的人明明是被你视作不谙世事的小白兔那个。鸿上了见腹诽。

 

藤木游作还是那个熟悉的藤木游作,作风永远是那么雷厉风行,即使性别转换了也不会改变。鸿上了见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被高中生刚刚出乎意料的举动吓到了。

 

面对变为了女孩子的游作,监护人似乎比以往多了喋喋不休的属性。

 

好不容易从说教中解脱的游作松了口气,手里拿着草薙翔一给的最常见的、用来捆扎东西的黄色橡皮筋,二话不说抓起垂在肩背上的头发绑起。然而不甚熟稔的手法还是让好几小束头发掉出来,扎进领子里看起来更难受了。

 

只有一个弟弟的草薙翔一自然不懂这些女孩子的事,有心帮忙却扎得比藤木游作还惨不忍睹。

 

“我来吧。”

 

无法想象这几天连头发都扎不好的藤木游作是如何度过的。鸿上了见走到游作身后,小心地把那条缠着头发的橡皮筋解开。

 

“嘶——”

 

尽管再如何小心翼翼,仍避免不了扯到头发。藤木游作疼得小小倒吸一口气,肩膀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 

鸿上了见停下手:“抱歉。”

 

“你不需要道歉,这是我自己的问题,Revolver。”藤木游作仰起头,碧绿的眼像融汇了被阳光染成金色的山川与森林。

 

四目交接,最先别过视线的是鸿上了见。为了躲避什么一般,他转移了个话题。

 

“我应该说过在现实里禁止那么叫的吧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游作不解地歪头。

 

“低下头,自己好好想想。”

 

藤木游作只好听话地照做,散开的发随着动作滑到胸前。前首领把它们拾于掌心收拢,动作有些笨拙地将其束成一束简单的马尾。虽然算不上精致,好歹比前两人扎得要好。

 

“好了。”

 

裸露出来的、长年没有阳光照晒的后颈白得似雪,在阳光底下像切割得精致的钻石闪闪发亮。鸿上了见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,总算彻底接受了自己恋人变成了女孩子的事实。

 

“谢谢。”似乎是有点不太习惯突然清凉起来的脖颈,游作顿了一下,说出了那个还不太能讲得熟口的名字,“了见。”

 

一旁站了许久的草薙翔一终于忍不住咳了一声,打破了这个即将要进入二人世界的气氛。

 

“总之先把这些事放一边,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把游作变回来。鸿上,病毒的事你有什么突破吗?”

 

鸿上了见从口袋拿出U盘递给草薙翔一,少有地面露难色:“我重新分析了一遍,有一些新发现,但还是有很多解析不了地方,可能还需要您来看看。”

 

“我等下就去看。还有,敬语就不用了。”草薙翔一接过U盘,看了眼面前谦逊有礼的青年。

 

这是游作自己的选择。草薙翔一想。

 

看着藤木游作伸手去摸脑后马尾有些小新奇的样子,若非知道当年的事,以及陪伴游作共同一路战斗过来,他大概也会认为,藤木游作只是个遭遇了神奇怪诞的普通高中生罢了。

 

——那处凛冬之地,如今也能从皑皑白雪间绽放出花了吗?

 

草薙翔一不觉露出一个笑,把两个打算跟着来一起研究的年轻人挥退。

 

“这里交给我和AI就好了,这家伙好歹是个A-I,多少也能帮上点忙。”无视了AI不满的反驳以及两人不解的目光,草薙翔一继续道,“你们两个也很久没见过了,去找个什么地方好好聊聊吧。”

 

“啊,说起来最近不是开了个水族馆吗?那里最适合你们这种小情侣去了呀!”

 

AI不嫌事大地补充了一句,被藤木游作一个眼神噤了声,缩起来嘀咕着小游作即使变成了女孩子还是那么凶一类的话。

 

见两人犹豫着还想说些什么,草薙翔一抢先一步开口:“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,不过还是放心交给我吧。”

 

然后又对穿着奇怪的高中生说,“还有游作,那条裤子就不能脱下来吗?那件运动服也是,不用多好看,就穿你平常的校服就行了。”

 

鸿上了见看了眼身边的人,蹙起眉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像在苦恼有哪里穿的不对。

 

他轻叹了口气,颇有种认命感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

得到了见的应允,草薙翔一便不由分说地让高中生去换下那套滑稽可笑的着装,顺带上那个发现了见并没有把它放在眼里而开始吵闹的AI,赠予一套禁音礼包。

 

“真的不需要帮忙吗,草薙哥?”藤木游作再次确认般问道。

 

“你去把这身换掉就算帮我忙了。”

 

草薙翔一的态度坚硬,藤木游作不再多言,带着还在说个不停的AI转身进了热狗车。

 

鸿上了见看着关上的门,隐约还能听到里头AI反抗被静音的声音,可惜没能维持太久便彻底安静下来了。

 

“那么,你想对我说什么?”他看向草薙翔一,这个Lost事件受害者家属、被藤木游作所信赖的人。

 

“游作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

他听到草薙翔一这么说,声音组成了字句透过耳膜,接着流淌进大脑里化为信息,盘亘着不愿消去。他列了好几种三点理由,去解析草薙翔一说出这句话的原因,却一无所获。

 

鸿上了见无法给出回答,脑里略过了十年前至今大大小小的事,还有与藤木游作这个人纠缠不清的关系。然后回忆的画面定格在了几个月前的夜,那落入海中的银河,以及藤木游作眼里盛着的光。

 

最后他还是点了头。尽管鸿上了见从不认为藤木游作有多需要“交给”他。

 

藤木游作已经有了新的未来。是他用双手开辟的、无需再惧怕的未来。

 

是一个全看鸿上了见意愿,随时可以进入的未来。

 

鸿上了见不止一次想过,也许现在的自己仍是一个摸索着行进路程的旅者。

 

怀揣目标,却不知前方。

 

但最起码的,他拥有了一个可以归去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TBC.


lo最近沉迷守护艾欧泽亚去了,更新不定……

论坛呢篇尽量更,在把想搞的搞完之前应该都不会坑,吧【】

其实这篇我觉得可以在这里结束了Orz(ntm)


评论(3)
热度(61)
©山枝 | Powered by LOFTER